招办负责人表示,在今年高考

by admin on 2019年8月12日

可见,个别状元向北大索要巨额奖金绝不是偶然的,这一现象的出现,既与近些年来社会对高考状元的盲目追崇有关,也与高校之间在招生中存在的不正当竞争有关,还与应试教育本身所具有的功利属性有关,更与状元本人的“不懂事”和家人的怂恿有关。浮躁的社会风气和“只以成绩论英雄”的教育评价机制不改变,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状元向高校讨价还价。

北京大学招办近日表示,北大明确拒绝了少数企图向北大索要巨额奖金、进行讨价还价的所谓“状元”。招办负责人称,北大要从培养“人”而不是招收“分”的目标出发,超越目前国内高校盲目争夺高分生源的恶性竞争。对于每年七月惯看高校争抢“状元”火爆场面的社会大众和媒体来说,北大此举一石激起千层浪,一时间众说纷纭。在褒贬不一中,由于大学掌握录取大权,是强势一方,因此舆论的天平依然偏向考生一方,对北大的做法不乏非议。笔者以为,且不论各媒体对北大的种种猜测,大学能够对“状元”说“不”,对用金钱招揽生源的做法叫停,至少说明大学开始对非理性的招生行为有所觉悟,开始对大学人才选拔的标准有所反思,就这点来说,北大的做法具有积极意义。其实,不论是拒绝“状元”,还是拒绝“状元”的奖学金要求,都属于高校的自主权范围,符合国家有关规定,是正常行为,本不该成为新闻焦点。美国顶尖名校哈佛大学、普林斯顿大学,每年都有超过半数的美国高考满分者被拒,而因为奖学金而谈不拢的考生和学校也非孤例。从国内的情况看,所谓的“状元”只不过是在高考中某一群体中分数最高者,其间存在诸多偶然因素,再加上录取时微小的分数差距,因此仅凭分数并不能说明其过人之处,更不该享有特权。之所以出现“携分要钱”的考生,恰恰是近年来招生录取中种种不正当生源竞争种下的恶果。母校的横幅、老师的宴请、媒体的聚光灯、高校招办的纷至沓来……在光环的笼罩下,“状元”在外界奉送的“特权”面前,往往更容易迷失自我。大学需要回归本质,奖学金也需要回归本质。不论是考生、家长,还是高校自身,都须认清奖学金设立的原本目的——奖励优秀并且让学生在无经济压力下专心向学。国外及港校的奖学金动辄十几万人民币,相比于国内来说的确是“高额”。但是,美国顶尖私立学校一年的学费就超过人民币30万元,港大一年的学费也有4万元人民币左右。因而,这些学校提供的所谓“高额”奖学金,也并没有超出支付学费、杂费、生活费等范畴,更不可能让学生及其家庭通过奖学金来“敛财”。对于“状元”来说,能够获取一定的自由选择空间,对于个人成长成才来说,是一次难得的机会。在考生向北大索要奖学金的背后,笔者相信,学生和家长最看重的或许并不是金钱本身,而是选择理想的专业和与自己契合的学校文化,否则就算得到了50万、100万的金钱,屈居于不喜欢的学校和专业,对于自己未来的前途来说依然得不偿失,这笔账并不难算。对于高校来说,要真正作到坚守“教育工作者的良知、责任和诚信”,“不以录取分数线等招生数字化指标简单评价生源质量”,“更加关注学生素质与大学核心价值观、人才培养理念和特点以及校园文化等的匹配度”,还远远没有达到完成时状态,有很长的路要探索前行。比如,进一步完善人才选拔制度,在打破“唯分数论”的同时,不要陷入缺乏标准的尴尬、滋生暗箱操作的土壤。再比如,尽快建立健全奖学金制度,杜绝随意向考生许诺、政策透明度不高等情况的发生。这样,拒绝“状元”才更有底气,才更经得住公众的考验。更多阅读北大明确拒绝索要巨额奖金的“状元”调查称近七成高考“状元”或已流失海外北大表示今年不再公布各省高考成绩前十名

北大明确拒绝了企图向北大索要巨额奖金的“状元”。其他高校呢?前不久媒体报道,上海交大[微博]密西根学院今年增大了奖学金投放力度,更设了最高的90万元奖学金,用以引进“状元”。争抢“状元”何时休?如果高校不先降温,就别奢望“状元热”降温。

高校

高校向学业成绩优异或其他方面表现杰出的人才提供巨额奖学金,这是世界通行的做法。学校可以光明正大地给,学生也可以理直气壮地申请,这并不丢人。也许北大并不认可这种做法,但拒绝了别人的申请,也算不上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。

这是我们当前教育的一大悲哀。一名寒窗苦读若干年且初有所成的学子,却不懂得“状元”只能说明过去而不能代表未来,不懂得“状元”当中还有许多环境、机遇甚至运气的成分,不懂得“状元”当中还包含着许多外人(如老师)的汗水,不懂得感恩并思考该如何回报社会等问题,反而把“状元”身份当做敛财和向高校讨价还价的资本,我们的教育,到底培养了学生怎样的思想意识和能力呢?

教育评论:辩证看待北大拒绝“状元”

宠坏“高考状元”的恰恰是高校。为了争抢“状元”,不少高校用尽浑身解数,最常用的一招就是重赏,钞票到位了,不信“状元”不动心。北大去年在湖北招生过
程中,直接带着2.5万元奖学金与某“状元”接触,并表示等新生入学后再发放另一半2.5万元的奖学金。以至于当其他高校在与该“状元”接触时,他居然
说:“北大一共给了我5万奖学金,你们给多少?”提着现金抢“状元”,真够奇葩的。“状元”成了香饽饽,各大高校纷纷伸来橄榄枝,在各种利诱下,“状元”
难免轻飘飘,进而讨价还价,实属正常。

近日,北京大学[微博]招办表示,在今年高考[微博]志愿填报咨询阶段,北大明确拒绝少数企图向北大索要巨额奖金、进行讨价还价的“状元”。此举得到清华[微博]等国内多所名校的赞同。不过也有考生和教师质疑:考生向国内名校申请高额奖学金就是“敲诈勒索”吗?

奖学金制度可以吸引到优秀的人才来自己学校就读,这对双方来讲是共赢的。一些国外的世界名校自不必说,这几年香港的大学在内地招生,也经常给成绩优异的学生提供巨额奖学金,国内一些高校给高分学生发奖金的情况也司空见惯。这其实无可厚非,更和“教育工作者的良知、责任和诚信”不沾边。当然,高考状元不一定就是“优秀的人才”,但北大拒绝的理由应该是那位高考状元不符合自己的选材标准,而不是因为人家提出要奖学金。

那些迷失了自我的状元甚至他们的家人,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不知不觉地飘起来的。人一旦飘起来以后,就会自命不凡头脑发昏甚至不知天高地厚。所以,出现有些状元向北大索要巨额奖金、进行讨价还价的现象,也是再正常不过的。物以稀为贵,谁让你们都拿我当回事、把我当“尖”来“掐”呢?

不过,调查却显示,“走出大学校园后迅速成为社会精英的,很少有人是高考状元”。高考状元只是分数上的成功,并不代表其他。教育家刘道玉曾说过,“北大清
华几乎招去了所有的状元,他们培养出来的人才又怎么样?如果继续争状元,过去让我钦佩的北大清华[微博]就没有前途没有希望。”一定程度上说,追捧状元,就是崇拜
分数,助推应试教育,也是放大功利哲学。无形之中,也在扼杀创新。

据悉,上理工这项特殊的奖学金政策将“被录取在理工科专业”作为前提条件,主要是出于将优秀生源引导至特色专业的考虑,因为该校在理工科有不少招牌专业,然而近年来越来越多高分考生集中到经管类专业,校方担心理工类专业吸引不到好生源,长此以往导致一批特色专业渐趋衰落。上理工招办主任曹伟元透露,2011年这一奖学金给出了9万元,2012年一下子增至39万元,今年的奖学金发放总量将在9月初统计完毕。

北京大学[微博]招办近日表示,在今年高考[微博]志愿填报咨询阶段,北大明确拒绝了少数企图向北大索要巨额奖金、进行讨价还价的所谓“状元”。招办负责人表示,北大要用实际行动切实坚守教育工作者的良知、责任和诚信,使教育回归本质。(7月23日《新京报》)

状元们的身上是带着光环的。正所谓“十年寒窗无人知,一朝成名天下闻”,任何一位学子,哪怕你出身寒门,只要你能在竞争激烈的高考中杀出重围并独占鳌头,那么,整个社会就会把关注的目光都聚集在你的身上:媒体会在把你当做头条新闻的最好素材,母校会在第一时间在门口打出“热烈祝贺我校×××同学摘得全省(市)文(理)科状元桂冠”的醒目条幅,父母及亲朋好友都会以你为荣并到处宣扬你求学过程中的一些“光辉”事迹;而有些嗅觉灵敏的高校招生人员,更会在第一时间把电话打到你的家里,动员甚至利诱你报考他们学校……于是,一夜之间,状元们的身上就平添了一道耀眼的光环,在这个光环的笼罩下,状元们想不迷失自我都难。

22日,北京大学[微博]招办表示,今年北大明确拒绝了少数企图向北大索要巨额奖金、进行讨价还价的所谓“状元”。招办负责人表示,北大要用实际行动切实坚守教育工作者的良知、责任和诚信,使教育回归本质。(《新京报》7月23日)

谈到同济大学的本科新生奖学金发放标准,廖主任表示,该校相关部门不但要看学生的高考成绩,还要分析他们的中学档案,看学生的人品、师生关系、社会实践能力如何。要根据学生的综合素质来决定是否给予奖学金。

北大招生办说,“新生奖学金将发给家庭困难、无法负担大学学费和生活费的优秀学生”。专门给家庭困难的学生发的奖学金,确切地说那叫“助学金”,和给优秀学生的奖学金是两码事,两者并不冲突,也不可混为一谈。

真希望所有的高校都能像北大一样,“用实际行动切实坚守教育工作者的良知、责任和诚信,使教育回归本质”(北大招办负责人语),只有这样,我们的教育才会越来越有希望!
文/徐生坛

“待价而沽”,哪个高校许诺的奖学金高,提供的条件优厚,就投奔哪个学校,这原本无可厚非。但是,索要巨额奖学金,并讨价还价,确实有些辱没斯文。如此势利的状元,显得有点急功近利。不过,完全将板子打在他们身上,也未必公允,谁宠坏了那些索要奖金的高考[微博]状元?

也有不少考生认为,如果考生可以有北大、港校或欧美名校的多重选择,港校、欧美名校的名气和实力均不在北大、清华之下,又能提供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全额奖学金,那么向北大申请更高额度的奖学金,不是无可厚非的吗?2011年被香港大学录取的一名本市考生笑言,如果北大或其他内地名校认为考生的这种申请是“讨价还价”,甚至是“勒索”,那么他们怎么又看待自己学校的毕业生申请全额奖学金出国留学[微博]呢?

学生向北大“讨价还价”是学生的权利,北大拒绝是北大的权利,谁也不能说申请奖学金的人就道德水平低下,拒绝了申请就有多么高尚。在招生大战中,北大当然可以有自己的底线,但把拒绝索要巨额奖学金的“高考状元”当成闪光点进行宣传,似乎对学生、家长[微博]以及其他高校缺乏一些尊重。

毫不夸张地说,在中国,任何一位饱受寒窗之苦的学生都曾在内心深处做过自己的“北大梦”,只不过,其中的绝大多数人由于成绩、环境、机遇等各方面的原因,最终没能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已。从这个角度里说,那些能够如愿进入北大且能够攻读自己喜欢的专业的学生,即便是状元,也应该知足,不应该有其他方面的非分之想。然而,上面这则新闻却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,有些状元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般单纯、那般书呆子气十足,他们早已懂得利用自己的状元身份来生财、获利了。那么,状元们向北大索要巨额奖金的胆气从何而来呢?

晚报记者 李征 钱钰 俞陶然 朱蒙雪 报道

北京大学[微博]招办昨天表示,在今年高考[微博]志愿填报咨询阶段,北大明确拒绝了少数企图向北大索要巨额奖金、进行讨价还价的所谓“状元”。(7月23日《新京报》)

对于一些状元向高校索要巨额奖金的行为,在小高看来,如果考生希望借助考高分“捞”一笔,或是“狮子大开口”,不仅让人感觉很功利,而且与高校奖励政策的初衷也相悖。“选择高校应该结合自身兴趣、优势学科、未来发展规划等多方面分析,最后综合考量而定,而绝不是谁开价高就去哪儿读,那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。”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